海南飞鱼彩票走势图大全|海南飞鱼开奖号码查询
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最初的愛只能藏在心底

來源:發布者:時間:2019-11-15

叮咚的音樂響起,那個挺拔的身影統治了她的目光

雨蝶喜歡一個人在深秋的風中漫步,看那些金黃或者火焰般的葉子在風中凌亂。

一個人靜靜地想心事,那個懷抱吉他的少年,清晰的面容就會在雨蝶心頭升起,讓她回到從前,回到那段青澀的青春歲月。

那份單純的情愫被雨蝶珍藏在心底,只是偶然獨處的時候,雨蝶才會讓自己陷入那段回憶中,那段和青春一起飛逝的感情,是那樣純潔悠長,隨著歲月的更迭,在雨蝶心里并未淡遠。

認識肖楊是在一次非正式的文藝青年聚會中,等到主持人報上他的名字,上來一個穿牛仔褲黑色T恤的長發青年,高高瘦瘦的他懷里抱著吉他,一曲簡單有節奏的旋律響起,好像是一首俄羅斯民歌。

這樣的少年是雨蝶在小城沒有見過的,他氣質優雅有種高貴范,一下吸引了雨蝶的目光。

當場,雨蝶鼓足勇氣朗誦了一首自己寫的小詩,柔和的聲音讓現場寂靜下來。

節目表演完后,他們兩人的目光似乎在找尋著彼此,因為每當雨蝶悄悄看向那個抱吉他的少年,都能感到他直射過來的目光。雨蝶的少女心就有種莫名的慌亂,一種說不出的緊張和羞澀在心中升起,讓她失去了往日的從容。

后來,他走到雨蝶身邊主動自我介紹:“你好,我叫肖楊,是這里的臨時代課老師,很高興認識你。原來你也喜歡詩歌,以后可以多交流。”

“你好,我是雨蝶,高中畢業如今待業在家,你的吉他彈得真好,很高興認識你……”

他告訴雨蝶,他從小喜歡音樂,開始是吹口琴,那樣隨身帶著方便,后來感覺口琴表達情感有局限性,就買了這把吉他。

就這樣,在那次聚會之后雨蝶認識了肖揚和他身邊的幾個文藝青年。閑暇時他們經常聚會,有的朗誦詩,有的彈吉他,有的跳舞,這樣的小沙龍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小城是個時髦的所在……

那個懷抱吉他的少年,就這樣走進了她的生命里

慢慢的,雨蝶和肖楊開始了私下約會。他們一起看電影、壓馬路,一起騎自行車去郊外。到郊外,吉他帶著不方便,肖楊會隨身帶著口琴吹給雨蝶聽。

他們最喜歡去的地方就是池神廟的小亭子里。坐在高處望著茫茫鹽湖,肖揚用口琴吹出美妙的音樂,雨蝶是他唯一的聽眾,這樣的感覺真好。

那時沒有手機,他們約會的暗號就是肖揚在雨蝶家樓下吹口琴,每次口琴響起,雨蝶就知道是他來了。

雨蝶就趕緊換衣服準備下樓,后來,雨蝶媽媽還是發現了這個秘密,警告她別單獨和男生出去,要和同學相跟著。雨蝶一邊答應,一邊已經下樓了。往往是在他一曲未了的時間雨蝶就會奔下樓來,然后坐在他的自行車后面,向郊外奔去。

那時他們最大的樂趣,就是找個有陰涼的高地,然后坐在一起聊天。如今想想,那時也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但他們就喜歡兩個人在一起的感覺。

肖楊喜歡聽雨蝶講童年的故事,雨蝶喜歡聽肖楊唱歌或者彈吉他。仲夏的暖風讓他們的心更熱,可是口琴優美的旋律,就像陣陣清風吹拂進雨蝶青春萌動的心里,那種單純的快樂,在以后的若干年中,成為雨蝶心中最溫暖的秘密。

那時的他們,眼里只有彼此,他們一直想找個靜靜的屬于兩個人的小空間,但那時他們一個上學,一個待業沒有條件。

兩個人彼此吸引、彼此惦念,恨不得所有的時間都在一起,那時的感情純凈似水,就那么彼此對望著,就會有幸福溢滿心頭。

他轉身的瞬間,她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離別之痛

好多年,雨蝶都記得那個初秋,他來向她告別,他用報紙包著一個東西送給雨蝶做禮物。雨蝶打開,是那個他經常捧在手里在唇邊輕吹的口琴。

他交給雨蝶怎么吹出動聽的樂曲,他說父親是下放到這里的,如今恢復了公職,他們要回北京了……

他還送給雨蝶一個綠色的筆記本,上面有他的詳細地址。扉頁上肖揚用鋼筆抄了裴多菲的詩“我愿是溪流……”

他告訴雨蝶,如果有機會去北京,一定要給他打電話,他會去車站接她。他還說:“我會給你寫信的,記得一定要給我回信啊……”

在秋風中,看著他轉身而去的背影,雨蝶第一次知道,離別是那樣的痛。

開始,他們還有通信,每次接到他的信,雨蝶都會讀好多遍,寂靜的夜晚,雨蝶都會悄悄拿出那些信,慢慢地讀,越讀越想他。他描寫的生活對雨蝶來說非常陌生,他告訴雨蝶,他上了外語培訓班,家里人想讓他出國,并說他舅舅已經在美國定居多年,如果他留學,舅舅可以給擔保。還說英語考試過關就開始辦理簽證,如果順利,很快就能去國外了。

雨蝶也給他回信,說說自己如今的生活。雨蝶告訴他自己要回到學校復讀,將來考大學一定要考到他所在的城市。

他還是那句話:“來的時候給我打電話,我一定到車站接你……”

后來,他們就失去了聯系,雨蝶寫的信也被退回說查無此人。雨蝶知道他出國了,雨蝶想著有一天或許他會從國外給她來信。可是,雨蝶一想起美國心里就會很茫然,那對雨蝶來說太陌生、太遙遠了。

走到他的城市,卻不見那個熟悉的身影,那份未了的情愫只能埋藏在心底

雨蝶按照自己的想法又參加了復習班,她一定要考到他的城市。那樣雨蝶會感覺離他近點,畢竟那是他曾經成長的城市。可是,當雨蝶真的考到了他曾經在的那座大城市,肖揚已經離開多年了。

因為,雨蝶學習一般,光復習考試就耽誤了三年。

從學校報完到,雨蝶就去了肖揚臨別寫給她的地址。若干年過去,雨蝶心里一直記著這個地址。等雨蝶找到那個爛熟于心的地址的時候,已經物是人非。那里的人早已經不記得肖揚家的事情,也不知道他們搬去了哪里。

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位知情的鄰居,人家只是知道肖教授一家人都遠渡重洋了。茫茫人海中,雨蝶心里感覺空落落的。在京城上學的那幾年,有時候,雨蝶走在大街上,心里想著肖揚的樣子,她經常傻傻地想,如果迎面遇到他該怎樣和他打招呼。

一天,雨蝶正一個人寂寥地走著,突然一陣悅耳的口琴聲浸入了她的耳朵,是那首“同桌的你”。雨蝶趕緊停下腳步找尋,音樂是從一個音響店里傳出來的。雨蝶走進去,問店主,他放的音樂有沒有賣的,店主拿給雨蝶一盒磁帶。里面全是口琴獨奏的樂曲,雨蝶把那盒磁帶買下,為此還專門買了個小錄音機,每當想他的時候,雨蝶就聽那盒磁帶。想象著他就在自己的身邊,雙手捧著口琴,目光溫暖地對著她吹奏。當年,他轉身微笑著向她揮手的樣子,定格在雨蝶的記憶里,故事再也無法延續。

多年后,雨蝶曾悄悄在網上查詢肖揚的名字,希望能找到有關他的蛛絲馬跡。可是同名的很多,卻沒有熟悉的他一點信息。

后來,雨蝶在家人的張羅下結婚生子,過起了自己的日子。雨蝶的丈夫是個實在人,但他不懂雨蝶的浪漫情懷。每當心情抑郁、生活不順的時候,雨蝶都會拿出那個口琴,靜靜地看著。

多年后,雨蝶感覺和肖揚相遇好像是自己做了一個長長的夢,夢醒時分只剩下幾多落寞。

雨蝶只能把那份純純的情愫深埋心里,在她心靈孤寂無助的時候,雨蝶會讓思緒閃回那個仲夏的傍晚,讓那悠揚的音樂漫過自己的記憶,讓那些溫馨的畫面撫平心中的傷痛,安慰那份別離的遺憾。

那個只屬于他們的仲夏的傍晚,那單純而美好的青春記憶,那個在風中為雨蝶吹口琴、彈吉他的翩翩少年,在雨蝶跌落的青春里,固執的不肯離去。

(本文所涉及的名字均為化名)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海南飞鱼彩票走势图大全 飞鱼游戏中心 安徽快三计划软件科技有限公司 青海快3走势图今天预测号 胜平负 二八杠生死门演示 新疆25选7 开心庄园农场 吉林时时彩 长沙麻将技巧 易网体育比分直播 脉动棋牌官网手机版 在电脑做什么赚钱 云南体彩11选5技巧 开私服奇迹赚钱吗 qq武汉麻将外挂 江苏11选5中奖技巧